pp王者电子游戏

《少年西游记》斗战胜佛丨养性俺可忍血仇不可耐

  九游网2天前我要分享

  修心养性,偿还前世罪孽

  虽修佛法,气焰却不减当年

  千年已过,血仇当还

  image.php?url=0Mib3A4541

细缝,慢悠悠地看着远处的云端。

  山下,火光吞吐,蔓延百里,几乎将这原本的青葱山林烧成一片炼狱赤土。几只小猴围在大青石旁,神色畏惧,抓着老猴子的尾巴和手爪,四周则有几十个身披破裂铠甲的通臂猿猴,死死盯着山下的大火,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。

  “老祖宗,这群妖魔欺人太甚,咱们跟他拼了!”

  “就是,咱们拼了!”

  ……

  叫嚣声不绝于耳,可那老猴子却好似没听到一般,仍在悠悠地看着天边,过了一会,才缓缓说道:“孩儿们……老祖宗上次给你们讲的故事,讲到哪儿了?”

  小猴中有一个机灵的,应声答道:“回老祖宗,说到咱们的六耳王和美猴王一并打到了西天如来那儿,去辨个真假,可是他们都没有再回来了。”

  “啊……对,对,一晃眼啊,都已经是五百年前的往事啦……”

性命,痴心妄想,总想着能等到两位大王回来的那一天……”

  说着,他摇了摇头。

  山下的喝骂声越来越大了,间杂着猴群的惨烈哭声和虎啸龙吟,妖魔狂笑的声响,山风吹过群猴耳畔,微微生凉,带着些许透骨的血腥气。

  “老祖宗,全族上下的生死存亡,到了这关头了,你还……还讲什么陈年往事!”

  通臂猿猴中有性子烈的,不敢顶撞老祖宗,可也已经忍不住脱口而出,显然已经急得上头了。只听话音刚落,山下传来长笑之声:“不急,不急,咱们有的是耐心,兄弟们,都过来,听听这大名鼎鼎的花果山白猿王老祖宗,给咱们再讲讲往事,你们说好不好啊?”

  “自然是好的!”

  “就怕这老不死的故事没讲完,自己先咽了气往西天去了!”

  “大哥,还跟这糟老头子废什么话,一刀剁了就是了!”

  一个个身影从山下渐渐走了上来,只见或是虎头豹尾,或是臂生双翼,至于马面牛首、蛇身狼爪的,更是林林总总,赫然正是无数妖魔齐攻上来,将花果山杀作了这一片人间炼狱。如今这些妖魔各个浑身浴血,手提武器,显然已将山下的猴族杀了个干净,如今只剩下了青石旁的这数十族人了。

  为首的妖魔正是一名双头老罴,他图谋花果山多年,此时志得意满,不由大笑道:“兄弟们莫急,白猿王统领了咱们三山五岳数千妖族这么些年,如今到了寿终正寝,咱们怎么也得听听他老人家最后的教诲,白猿王,你还有什么故事要讲,咱家兄弟洗耳恭听便是!”

  那老猴子却不看他,只摇摇头道:“什么白猿王,都是你们叫着玩的,花果山从来都没有过这个王的名号……老猴子只是暂代大王,勉强统领全族罢了。花果山一直在等着它真正的王归来。”

  他所说的这番话,诸般妖族却都早已听了上百年,听得腻了,冷笑道:“死到临头了,莫非只有这些陈年废话?”

  老猴子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是的……这些话,不是说给你们听的……”

  “是说给这些孩子们听的……”

  它从石头上缓缓站了起来,坐着时并不觉得,此时巍然屹立,才发现它的身材格外魁梧,厚厚的白毛被山风吹动,露出一身的狰狞伤疤,蜿蜒如蛇,盘绕在身躯之上,看起来格外可怖。

  周围群妖被他气势所慑,竟不由自主退了半步,为首的老罴厉声道:“弟兄们怕什么,它再厉害,也已经上千岁的年纪了,又只有孤身一人,咱们乱刀子下去,还能砍不死他?”

  “那你便来试试!”

  老猴怒吼一声,从巨石上一跃而下,他手中本无兵器,此时却从耳朵里掏了一掏,群妖眼前一花,竟看到了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棍自他手里抖开,劈头盖脸向着老罴砸去!

  那老罴一咬牙,挺刀上迎,棍刀相交,铮然有声,老罴虎口发麻,倒退两步,险些握不住刀,心中骇然,抬头看时,那老白猿翻身落地,拄着木棍,神色虽然凌厉依旧,可目光已然涣散,嘴角流出了两行鲜血。

  老罴大喜笑道:“我道白猿王好大的名头,却原来已经是外强中干,回光返照了,弟兄们,随我杀光猴群,占了这花果山水帘洞的钟灵宝地!”

  声音传入老白猿的耳中,却好似从很远很远的的地方传来,听不真切了。

  就像这些妖怪们所说的那样,他已经活了一千年了,活的太久太久了。久到很多往事,都其实已经记不太真切了。

  他一直絮絮叨叨地跟孩儿们说着,不是为了让他们记住,其实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忘记。

  五百年美猴王,五百年六耳王。

  他其实并不是什么妖怪,也没有修炼过什么法力,他只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,山林之中的白毛老猿罢了。

  唯一幸运的是,他是千年之前,最早随着那只石猴入水帘洞,见证了他称王求道的那一批。

  后来石猴入龙宫求兵器,他就得了一身的披挂;后来石猴入地狱销生死簿,他就得了长生;十万天兵天将来袭,他也冲杀在最前头,吃过巨灵神的大斧,挨过哪吒太子的神枪,一身伤痕便是那场大战得来;之后天庭捉了齐天大圣,剿杀满山余孽,猴族百不存一,他侥幸逃得性命,守着水帘洞的地利,护住余下的猴族妇孺老幼。

  一晃五百年,在那段花果山最黑暗,最凄凉的时光里,他见证了六耳王的崛起,见证了一只原本弱小无力的灵猴,是怎么被仇恨和恶意扭曲发酵,化作了一只世界上最恐怖的怪物,可他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六耳王,在他的心里,六耳王的黑暗,是从不逊色于美猴王光明的力量。那是保护花果山的,最强大的力量。

  可是后来,六耳王和美猴王一起去了西天,此后五百年音讯全无。其实偶尔有消息传来,说美猴王一棍子打死了六耳王,换来了自己的果位,从此斩断人间情欲,高坐莲台,已然成佛;而六耳王临死前用自己的性命,换来了花果山的延续,从此仙界神佛和花果山妖族的仇恨,一笔勾销,再无针对。

  消息不知真假,可真的从那以后的五百年,花果山渐渐休养生息,重新繁盛起来。生死簿上,只得长生,不得永生。一年又一年,白猿的老伙伴们渐渐战死,有的死于天兵天将的手里,有的死于妖魔鬼怪的兵刃下,还有葬身狼唇虎吻,也未可知,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他回头看去的时候,身后已经再也没有了同辈的朋友,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  而他,也被尊作了花果山的白猿王。

  可他自己心里被谁都清楚,他并不是真正的王,他只是那两位王的随从侍卫,追逐过、侍奉过他们的脚步和影子,他唯一的职责,就是守好这个家,等待着两位王真正回来的那天。

  可他,终于等不到那天了。

  千年往事,历历在目,走马灯一般地在他的脑海中盘旋回绕,忽然一线光明绽开,他的神智从未有过的清醒,火光、妖气、瑟瑟发抖的孩儿们……周遭所有的一切,都在他的神识里无比清楚地展开。

  他知道,这是真正的回光返照了。他握紧了手中的木棍,思绪仿佛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,那个晴朗的春日。金翎云冠,大红披挂,那个眼睛里燃烧着足以焚尽整个世间的火焰的石猴,背对着他们,向着天地间朗声大笑。从此,拉开了花果山千年传说的序幕。

  “大圣……大圣……”

  他口中喃喃,念叨着那个早已不在了的名字,像是整个花果山的灵气所钟,最后的挂念。

  “为何一去不回啊!”

  长啸声中,老猴声泪俱下,凌空一跃而起,手中的木棍似有千钧般重,狠狠地向着眼前的群妖砸了下去!

  声势滔天,好似空气中掀起了一道汹涌巨浪,衔天接地,化作神魔巨掌,向着山巅重重拍下。

  群妖何曾见过这般惊世骇俗的一棍?不由吓得腿软眼花,连逃跑都没了力气,少数几个悍厉的,纷纷抽出兵刃,奋起全身的力气,想要拼命抵挡。

  可是,棍至半空,悄然断裂。

  白猿力尽了。

  所有的声势都仿佛泡沫般破碎,他的身影仿佛一个破烂的皮囊,重重砸落在了地上,身后的几只小猴顿时尖叫哭号,纷纷喊着老祖宗,扑了上来。

  群妖本以为死到临头,此时见状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  有胆子大的,此时回过神来,又羞又怒,走上前一脚踹翻了老白猿的尸首,往上面吐了口唾沫,狞笑道:“老不死的,还想吓唬——”

  忽然,诸天之上,传来嘈杂声音。

  “圣佛息怒——”

  “不可——”

  “快拦住他,快拦啊——”

  “师兄且慢,我为你出这口气,切莫——”

  “快,快通知佛祖——”

  “大圣且三思啊——”

  “泼猴,你如今是佛果之身,岂敢——”

  “圣佛不可妄生杀孽,听我——”

  “不好,不好——”

  “还有什么法宝,快快都使上——”

  “可有人去请菩萨了——”

  “金蝉子呢,金蝉子去哪儿了,只有他能——”

  ……

  大千世界,十万云端,好似无数神佛炸开了锅,最后传来的,是一个好像消失了很久很久,却又无比熟悉的暴怒的声音:

  “老龙王的披挂铠甲,我还了!”

  “蟠桃园玉酿酒,我赔了!”

  “大闹天宫,我修心养性五百年,也偿了!”

  “生死簿……嘿,生死簿……老白猿死了,当年被我注销过的猴子猴孙,如今终于全都重入轮回,这笔账,也清了。”

  “千年前犯下的罪,这千年来终于一笔勾销,全部还完了。”

  “那么,现在终于该轮到……轮到贫僧……讨债了吧!”

  群妖抬起了头。天地间,有一棍。自西而来,开辟天地,搅乱日月,囊人间如一芥子,携着崩裂万里山川的无可抵挡的浩然威势,重重地砸了下来!白猿的那一棍与之相比,简直如同萤光浩月,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天地之间,仿佛只余下了这轰然崩塌的一棍,好似无处躲闪,无可抵御。

  “吾乃……斗战胜佛,孙悟空……”

  “挡我血仇者——死!”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